歡迎來到浙東容器!
咨詢熱線

400-0077-002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中央環保督察頻繁通報,背后蘊藏哪些產業風險與機遇?

中央環保督察頻繁通報,背后蘊藏哪些產業風險與機遇?

發布時間:2021-5-13      點擊次數:2990

近來,正在進行的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公開披露多起案例,涉及污泥處理處置、管網、垃圾焚燒、農村污水、工業廢水等多個領域,為環境產業敲響了警鐘。本輪督察尚未收尾,就已經引發了社會的廣泛關注。
 
  本文針對部分通報案例,嘗試揭示其背后的行業現象,分析暗藏的產業風險與發展機遇,希望為環境產業同仁提供參考。
 
  “去哪里”依然是“污泥處理處置”的難題
 
  目前市政污泥年產量超過5000萬噸(含水率80%),無害化處理率僅67%左右,無害化處置率在30%-40%左右,污泥的后端出路問題依然不容樂觀。而污泥的處理處置也一直是環保督察重點關注的問題,在2019年、2020年第二輪前兩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中,污泥問題都是各督察組關注的重點,多地因違規處置生活污泥被督察組點名批評。
 
  近日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通報的典型案例受到廣泛關注。案例的背后,影射出我國污泥處理處置領域長期存在的問題。隨著我國經濟持續快速穩定發展,我國城鎮污水處理規模日益提升,污泥產量也相應增加。但污泥的處理處置問題卻依然是年年喊,年年有。
 
  污泥作為污水處理的副產物,一直被輕視,“重水輕泥”的現象普遍存在。污泥處置是城市污水處理的“最后一公里”,如處理處置不當,會對生態環境造成二次污染。而且,在目前污水處理廠特許經營協議下,污泥處置的責任主體界定不清,這滋生了種種社會矛盾糾紛,成為當下社會的一大頑疾。
 
  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的通報中,總結該案例中存在的幾個主要問題:污泥無害化處置工作推進嚴重滯后、大量污泥長期違法臨時堆存、有關部門監督管理不力。這也是我國污泥處理處置過程中,存在的幾個普遍現象。
 
  此前,中國水網曾報道過,四川崇州市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的一起污染環境罪刑事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一案。污泥不能得到妥善處理,已經嚴重威脅著我國環境治理的效果。
 
  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環境學院副院長、低碳水環境技術研究中心主任王洪臣曾在E20環境平臺主辦的上海水業戰略論壇上指出,他近年來考察了許多污水處理廠,可以明顯感覺到,威脅污水廠穩定運營的第一大因素就是污泥沒有出路。
 
  可見,污泥要去哪里,依然是一個急需要關注、正式和解決的問題。
 
  事實上,E20曾與污泥處理處置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國家環境保護技術管理與評估工程技術中心在北京舉辦了專家論證會,專家指出,地方政府是污泥處理處置的責任主體,關于污泥的去向,地方政府需要發揮責任主體的作用,推動污泥行業的健康發展。首先政府需要明確自身責任主體地位。其次,要加大環保督察力度,開展污泥專項督查。第三,地方政府要制定污泥專項規劃。第四,明確污泥定價問題。第五,明確污泥去向。E20研究院指出,污泥目前的主要出路為厭氧消化后的沼氣利用和土地利用,好氧發酵后的土地利用,以及污泥干化脫水后的焚燒處置。由于污泥農用受政策限制,目前污泥的土地利用仍然以園林綠化用土、鹽堿地修復等為主。
 
  值得注意的是,污泥處理處置監管趨嚴且形成常態化,此外在碳達峰、碳中和的國家整體規劃下,污泥的處理處置后端出路問題仍需從政策層面予以高度重視,包括但不限于目前存量污泥的無害化妥善處置,以及污泥處理設施的補短板建設,還包括污泥處理處置新技術的研發與技術突破等。
 
  要加強管網建設和維護方面的投入
 
  2020年是城市黑臭水體治理的大考之年,根據“水十條”中的要求,長江、黃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遼河等七大重點流域水質優良(達到或優于III類)比例總體達到70%以上,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黑臭水體控制在10%以內。
 
  黑臭水體反彈、河道斷面不達標等問題突出顯然由于污水直排或溢流等因素造成,而癥結仍在于管網。而污染物收集處理率低,也是我們目前污水處理必須要高度重視的問題。據王洪臣教授介紹,2018年,我國城鎮人口以8.3億計,假設人口污染物當量80克COD,實際城鎮污水處理量587.6(497+90.6)億立方米,污水處理廠進水年平均COD 280 mg/L,粗算只有67%的污染物被收集到處理廠進行了處理;如果人口當量按照120克COD計,則粗算僅有45%污染物被收集到處理廠,一多半污染物沒有經過污水處理廠的處理。
 
  行業內常說的一句話是“黑臭在水里,根源在岸上,關鍵是排口,核心是管網。”排水管網看不見,摸不著,但存在的問題卻很突出,要真正做到污水處理提質增效,還是一個非常艱巨的任務。
 
  E20研究院指出,當前雨污管網修建不足及維護不到位的問題仍是全國大部分地區黑臭水體的主要成因之一。
 
  針對污染物收集處理率低,應優先實施投入不大但效果明顯的提質增效措施,如在對管網全面普查的基礎上,糾正管網的錯接、混接、漏接,把直排的污水接入處理廠;對超負荷污水處理設施予以改擴建,提高現有設施處理能力;采取低投入對策降低合流制溢流。另外一些提質增效對策投入大、工期長,需要從長計議,系統規劃、逐步實施,是久久為功的事情,如建設綠色基礎設施(海綿),控制溢流污染;建設溢流控制設施,提高截留倍數;控制管道的入流/入滲。
 
  2019年,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等三部委聯合發布的《城鎮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2019-2021年)》中重點強調了“加快補齊城鎮污水收集和處理設施短板,盡快實現污水管網全覆蓋、全收集、全處理”。近年來,我國污水處理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十三五”期間全國城鎮污水處理率已達到95%以上,但管網一直是我國污水處理中的短板,管網覆蓋不足、漏損、客水擠占管網、錯接混接、溢流等問題普遍存在,這也正是我國污水處理率高但污水收集處理率仍比較低,黑臭水體頻發的主要原因。雖然制定了污水處理提質增效三年行動方案,但管網問題并非短時間能解決,需要地方政府足夠的重視,加強管網建設和維護方面的投入,久久為功,探索適合本地的管網解決之策。
 
  垃圾焚燒項目建設嚴重滯后存量填埋設施環境風險日益突出
 
  根據《關于印發<城鎮生活垃圾分類和處理設施補短板強弱項實施方案>的通知》(發改環資〔2020〕1257號)要求,“生活垃圾日清運量超過300噸的地區,要加快發展以焚燒為主的垃圾處理方式,適度超前建設與生活垃圾清運量相適應的焚燒處理設施,到 2023 年基本實現原生生活垃圾‘零填埋’。”
 
  E20研究院分析,由于歷史和人為等因素,全國存在著數量巨大的簡易填埋場或非正規填埋場,這些垃圾填埋場存在垃圾裸露堆放、產生大量的蚊蟲、垃圾滲濾液污染嚴重和污染氣體隨意排放等問題,對土壤、地下水等造成嚴重污染威脅,以及填埋氣體不規律聚集導致爆炸隱患等,因此簡易或非正規的存量填埋場治理,迫在眉睫。
 
  督查組在湘西州就發現了當地垃圾填埋場運行也存在一些問題。無獨有偶,2021年4月,中央第八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下沉云南省西雙版納州督察也發現了相關問題——垃圾處理場部分滲濾液直接外排。
 
  針對該現象,E20研究院認為,近年來雖然全國各地生活垃圾處理能力不斷提升,處理缺口正在逐漸縮小,但存量填埋設施的環境問題日益顯現,已然成為生態環境新的風險點。特別是滲濾液處理不達標、防滲系統薄弱、日常作業不規范等環境隱患突出,對周邊環境構成潛在威脅。一些填埋設施庫容漸滿、服務年限陸續到期,改造難度大成本高成為推進封場整治的主要制約因素。對此,應充分做好滲濾液的收集導排、填埋氣收集處理等相關工作,有序開展填埋設施的封場治理。
 
  安徽省通源環境節能股份有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周強也在“2018(第十二屆)固廢戰略論壇”上表示,因操作簡單、處理成本較低,衛生填埋作為生活垃圾處置的主要手段,被廣泛采用。尤其是2005年以后,我國垃圾填埋場的數量逐年增長。強監管之下,全國大量非正規填埋場的改造升級、存量垃圾整治迫在眉睫。
 
  深圳合續環境科技有限公司總裁李文生在2019固廢戰略論壇上表示,生活垃圾分散式處理一直沒有規?;膽?,也沒有被產業所看到、重視或認可,主要原因是沒有成熟可用的產品。傳統的生活垃圾收集處理一般采用村收集、鎮轉運、縣處理的城鄉環衛一體化模式,收集、轉運的成本過高導致地方政府支付能力難以維系,同時生活垃圾集中處置致使填埋場使用壽命縮短,面臨改、擴建以及重新選址等困難,大型垃圾發電廠的投資建設也只適用于極少數像江蘇、山東等人口密集的縣城。更多的相對分散的居住區域沒有更好的生活垃圾處理模式和分散式生活垃圾處理設備,生活垃圾分散式處理也因此一直沒有實現。
 
  農村污水項目頻“曬太陽”,仍是“十四五”產業聚焦熱點
 
  農村污水治理工作在我國起步較晚,雖然近年來,中央1號文件中都提到農村改廁和污水處理設施等問題,但當前農村污水治理工作仍不容樂觀。
 
  污水設施“曬太陽”的現象讓“文明村”與“示范村”面臨著尷尬局面。
 
  中國水網曾多次報道過農村污水設施閑置事件。村鎮污水看似藍海市場,充滿機遇,但農村污水治理的推進過程一直存在著行業矛盾,管網建設不到位、污水廠曬太陽、運營缺乏專業管控等現象的存在,均制約著行業的發展,以及效果的達成。
 
  究其原因,E20研究院分析認為,由于我國城鎮化的快速發展,農村“空心化”問題嚴重,農村人口出現季節性波動,節假日等人口聚集而平時人口外流。這就造成了一部分村鎮污水處理設施建成后處理水量遠達不到設計水量。另外,由于城鄉經濟狀況的差異,農村污水處理價費機制仍未有效建立,雖然在2018年國家發改委發布的綠色價格機制的文件中(發改價格規〔2018〕943號)提到要探索建立污水處理農戶付費制度,但目前仍然進展緩慢?;谏鲜鲈?,農村污水治理中普遍存在設施建設不到位或維護不到位(曬太陽)的現象。
 
  王洪臣曾表示,探討農村污水治理問題的時候,一定要將改廁,收集,處理放到一起考慮。技術研發及工藝選擇,也要遵循‘能在農村天天正常運行’的原則。
 
  在國家鄉村振興的大背景下, “十四五”時期農村污水治理仍將是行業關注的熱點。但各地如何因地制宜的做好相關規劃,選取經濟合理的治理技術,以及如何有效的建立起價費機制,仍然是農村污水治理中的重點和難點。
 
  工業廢水處理需求凸顯,“零排放”等技術挑戰大
 
  據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介紹,在第二輪第三批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中,存在諸多污染生態環境的問題,群眾反映十分強烈。其中,比較受關注的就有工業企業違法超標排放廢水,篡改檢測數據或數據造假等現象。
 
  在環保督察日趨嚴格的背景下,環保搞不好的企業,將會面臨非常嚴峻的危機,有的企業甚至因此而關停。而從本輪督察組通報的案例也可以看出,環境治理的力度以及督察的重點。
 
  在我國供給側改革之后,工業企業的利潤空間很大,發展前景很好,而真正制約工業行業發展的,就在于環保因素。
 
  今年,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等十部門聯合印發《關于推進污水資源化利用的指導意見》,提出要積極推動工業廢水資源化利用,實施工業廢水循環利用工程,并實施污水近零排放科技創新試點工程。鼓勵工業企業使用再生水,提高重復利用率,如何將城鎮污水與工業用水更好的統籌,如何破解零排放的技術難點,成為行業關注的焦點問題。
 
  對此,中國水網曾采訪過多位環保企業家,北京天地人環??萍加邢薰究偨浝碇x濤認為,工業廢水領域涉及門類眾多,市場容量很大,同時工業水處理基本上每個細分行業都需要提供有針對性的處理技術方案,每一項目又要有不同的工藝設計,技術壁壘很高,這對企業的技術核心能力、運營能力和專業性都提出了極高的要求。
 
  倍杰特董事長權秋紅在接受中國水網采訪時曾指出,在污染治理方面,中國可以借鑒國外的很多技術,但是在資源化方面,國際上沒有太多可以模仿,現在再生水領域唯一的技術是雙膜,可以做到回用50%-60%,但是在膜市場即將瘋狂增長的同時,緊接著的問題就是工業領域濃鹽水處理、零排放的技術瓶頸,這對行業帶來極大的挑戰。
 
  如今環保已經不再是工業企業的負擔,而是企業最為核心的競爭力。誰的環保搞得好,誰的發展才會越長遠。而助力工業企業解決環保難題,也成為眾多環保企業應該看到的巨大市場空間,以及發力的重點方向。

文章鏈接:環保在線 https://www.hbzhan.com/news/detail/141466.html

海量免费无码在线av,日本一级特黄视频播放,亚洲2020永久在线视频,韩国日本香港三级片视频